学校首页  网站首页  分院概况  师资队伍  专业学科  教学工作  科研工作  党建工作  学生工作  工作评估  下载专区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文苑心语>>正文
文苑心语

回忆

黔东南州第六届“飞龙雨杯”全国校园征文大赛获奖作品(三等奖)


作者:杨琴娅    文章来源:学生科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年05月27日 10:12 


作        者:杨琴娅 凯里学院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2016级⑴班

指导老师:徐汉晖

 

何为回忆?回忆是黄昏中最后的一抹夕阳,唤起人们心中埋藏已久的记忆;回忆是秋风中的老树上的最后一片叶,掉落在水中,荡起点点涟漪;回忆是凋谢的最后一朵花,带着凄美划过最深的痕迹。人生就是这样,拥有回忆才不算有缺陷。

忆起那个最疼爱我的老人,我的心不禁像被揪了一样疼。小时候,我常常骑在祖父的肩膀上,快乐的拍着小手,祖父笑呵呵地看着我,眼里流露出宠溺。祖父就那样守护我,让我丝毫不因父母在外打工而缺失爱,他早上送我上学,回家后估计到放学时间了就在家门口眺望,祖父脸上是深深的皱纹,只要我的身影一出现在他的眼里,他那皱纹就像菊花般绽放。祖父平常不会接我回家,他虽然担心但更想我能有一点独立的能力,但只要一看到灰沉沉的天,那个嘴硬的老人就会拿起伞冲向学校接我回家,往往是我一点也没有打湿,可是他的衣服却没有一处不在滴水。

祖父有一把长长的白胡子,他没有其他的爱好,就是爱留胡子,而我总爱揪他的胡子,在我的童年里,这是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,每当我揪他的胡子时,祖父总是装作一脸怒气地吼我臭丫头,我总是一摆手无辜地看着他,他最后只能愤怒地拍拍我的头就作罢了。我的童年里有祖父,还有其他的小伙伴,而我感觉祖父的老年里却只有我。

祖父大概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臭丫头会离开他,儿子媳妇回家说想带孩子去外面读书,受到更好的教育,老人虽然不舍但还是同意了,就这样,我便离开了祖父。

再次见到祖父已经是六七年后了,我都从小屁孩长成了一个小姑娘,祖父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早已模糊,但我依稀还记得他那慈祥的面容。他转眼就已经要过七十大寿了,为了再见到他,我硬是磨着父亲带我回老家给他祝寿,并且保证愿意回老家读书,尽管新学期才开始不到一个星期,学费也全部交完了,也挡不住想见他的心。

终于再次见到了那个老人,他的背更驼了,脸上的皱纹更多了,牙齿也掉光了,唯一没变让我无比熟悉的是那个宠溺的眼神和柔和的笑脸,一看到他,六七年没见的距离感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,我还能像小时候一样去抱他,他的怀抱依然那么暖和,而他却变得更加瘦弱了。父亲和伯伯们祝完寿没隔几天就又外出打工了,就剩下祖父和我,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时光,放学回来就可以吃到祖父做的饭,吃完饭帮他干干农活,去田里除除草,去给菜园子施施肥,这都令我无比开心,但相处了将近一年,我又要离家了,我考上了乡里中学最好的班,因为教育比较落后,学校里实施补课政策,只是针对重点班,这样我就只能一个月回去一次。为了不让祖父孤单,我就养了两只小猫,让祖父帮忙照料,不料等我回家,祖父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,说小猫被别家的大猫咬死了。他在坝子里晒太阳,就把两只小猫的窝也抬出来了,不料没一会一只大猫就叼走了一只,祖父去追,但因年老一时没追上,等追上时只看到被咬死了的小猫,他回来之后发现剩下的那一只也被叼走了。祖父那时候很沮丧,感觉自己老了,不中用了,看得我特别心疼,我哪忍心怪他,本来是想让他有个伴,没有了也没关系,后来便没有再养猫了,只养了只狗。每次我回家便陪祖父练毛笔字,祖父虽然才读了四年书,但却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从小我便跟着他学,但就是没有学好。他还会很多东西,如对对子,做蜡烛,编草鞋,编背篼等等。他就像我的百科全书,我很爱很爱他。

我以为祖父可以陪我很久很久,不料就一年多他的身体就病了,腿时常痛,为了照顾他,母亲、二伯娘特意轮流在家一年,而祖父的身体一直也没有好起来,去医院看了很多次也没用,祖父的病就像一块石头压在了我的心头,而祖父对此却看得很开,还来安慰我,努力逗我笑。每次我一回家他就会很开心,嘴角的笑怎么也掩饰不了,而我补课不能回去时,他时常问和我一个学校的同村孩子,说这个臭丫头怎么还不回家,他有时候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坐在门槛上等待他的丫头。这就是我的祖父,我爱的和令我心疼的祖父。

后来有一天,二伯母打电话给我,说祖父已经昏迷,要不行了,当我接到电话的一瞬间,我的脑袋是蒙的,眼泪却在不停地流,怎么也制止不了,来不及等车,便徒步两个多小时赶回家,许多亲戚都在那儿,可我一眼还是只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老人,瘦巴巴的,就占了床的一小块,我叫他时他流泪了,我知道他可以听见,却怎么也睁不开眼,张不了口。我想挽留他就留不住他,当天晚上他就走了,我的心空了一大块,这个陪伴了我童年,给了我无数宠爱的老人走了,心痛也麻木,这种感觉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如今,已经过了六七年,每年过年回家我都会去他坟前看看,拔拔草,烧烧纸,他的面容依然记得很清晰,愿他来世不要过得那么苦,能幸福一生。

(审核:范国祖  编辑:杨胜方)

上一条:我们 下一条:旧时光里的老物件

关闭

凯里学院人文学院  地址:贵州省凯里经济开发区开元大道3号

电话:0855-8558028   邮编:556011 邮箱:8558028@163.com